您的位置: 主页 > 从《大鱼海棠》看国产动画电影的“二次元创业
织梦58广告位

从《大鱼海棠》看国产动画电影的“二次元创业

  【新浪电玩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不久前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大鱼海棠》收获了5亿元人民币的票房,成为了中国电影“亿元俱乐部”的新会员,在很大程度上算是响应了今年国家有关部门在文化事业上提出的“大力发展二次元”的号召,将政策精神完成了恰到好处的变现,也算给之后的产业起飞开了一个好头。

《大鱼海棠》《大鱼海棠》

  但是在票房之外却出现了很多质疑影片本身的恶评,包括制作上大量的外包,大而不当的背景设定,三流网剧的剧情套路以及前期拼命把情怀作为卖点的高分贝吆喝,这些最后都变成了影片MV式的过场流程,于是5亿票房的成绩放在各种国产烂片(数量众多,难以计数,无法列举前三名)疯狂刷数据的当下被当成了并不值得夸耀的一次打劫,对比去年口碑爆棚的《大圣归来》接近10亿的票房更是在物质上和精神上受到了双重打击。《大圣归来》更多地被认为是奇迹般诞生的惊喜之作,类似的成功难以复制,而工业化程度更高的《大鱼海棠》却在很多动画电影原则性的问题上犯了错误。

  国产动画电影长期以来都是一个文化生态系统中特殊的物种,一方面无数的国外优秀作品早就已经潜移默化的改变了我们的文化生活,另一方面国人自己的作品却迟迟得不到大多数爱好者的认可。

《大圣归来》获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大圣归来》获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问题,国家从今年开始大力推动二次元文化产业,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加以鼓励,但是和之前那些政策扶植就必然会兴旺的产业相比(房地产,职业体育,互联网+,一带一路等等),国产二次元却迟迟没有交出一份满意的成绩单,《大鱼海棠》的热闹之后国产动画立刻又安静了下来。对于二次元这项产业,我们既不缺少观众,也不差钱,好不容易上面发话要搞好,怎么就不出货呢?我们的动画电影创作正陷入产业与艺术的矛盾中,资本的涌入带来了更多可调动的有效资源,但是其对于创作的干预也变得直接而粗暴,目前的局面就像是一个折返点,在努力完成这段创作旅途的同时,回归到创作的初心,创造出优秀的作品。

  二次元产业是生意,但是核心的创作环节还是艺术

  这些年国产电影核当量级的票房大爆炸让很多从业者相信只要经过周密的安排,大胆的投资,卖点的引导和高效的制作就可以生产出源源不断的卖座大片。动画电影从国外来看形势大好,好莱坞的大制片厂在动画电影上的投入越来越高,收益越来越大,《疯狂动物城》,《小黄人》,《超能陆战队》这些动画电影获得了极高的票房,和真人电影相比,动画电影不用承担明星演员的超高片酬,图像技术的日益完善和廉价(每年都有很多图像制作的动画公司因为价格战而倒闭)也降低了制作的成本,也就是说只要观众能接受,从制片方的角度来说,动画电影就是一桩薄利多销的好买卖。

原本只是个配角的小黄人 如今也大红大紫原本只是个配角的小黄人 如今也大红大紫

  国产动画这些年算是基本上摆脱了以前“动画片拍给小孩子看”的落后封建思想,开始从“骗小孩”升级到了“骗大人和小孩”,而要想骗的有效率,并且降低骗的风险,就要建立二次元的产业链。这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这个链条最开端的位置——是不是最关键的在不同的人眼中有不同的理解——创作的环节上,我们却存在着致命的短板。

  创作是无法用产业的标准去量化的,因为那是艺术的范畴,现在一提起艺术似乎就会往“装逼”的节奏上带,但是实际上很多人的生活之所以会无聊,就是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否定了艺术的价值。产业是双向的,有买方有卖方,双方要去协商,揣摩,尽可能做到让对方满意。而创作是属于私人(一个人或者创作团队)的,需要在很大程度上屏蔽外界的打扰。而我们的二次元却错误的让产业从一开始就介入到创作当中,把一大堆市场调查,市场预期放在创作者的面前,甚至跳过创作的环节直接甩开膀子就抄,然后用能否交出一份漂亮的财务报表来衡量作品的好坏。

创作原本无法量化 却被市场过度干预创作原本无法量化 却被市场过度干预

  创作包括从头脑风暴到冥思苦想再到自虐在内的很多种方式,无论哪一种,其目的都是为了接近艺术本身,我们现阶段从上到下已经都能够接受二次元是产业这个事实了(别管是不是看在钱的份儿上),接下来就需要我们去理解二次元作为一种艺术的自身价值了。

  文创能力低下,二次元的空中楼阁

  大家都希望能够看到好的,优秀的作品,然而目前整个文化行业文创能力的不断下降导致我们好不容易有了发现美的眼睛,美却没有了。

  文创能力是指对于文化的创新能力,创作者在旧有文化传统的基础上用现在的理解和感受创作出新的作品,近年来最成功的例子就是《神探夏洛克》和《权力的游戏》两部美英电视剧,从题材来源看两部剧一个是元祖侦探,一个是中世纪骑士文学,但是前者给主人公加入了后现代主义的“反社会人格”,后者则是把“骑士文学”中一切美好的东西通通撕烂,这就体现了文创的作用,让传统的经典变成了新时代的经典。

《我爱我家》就算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依然非常有趣《我爱我家》就算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依然非常有趣

  类似的成功我国也有,最近“葛优瘫”成为了社交网络的大热,顺带的人们又重新回忆起了当年观看《我爱我家》的感动,不少人又把这部经典情景剧翻出来重温,惊呼其有趣程度远超现在的三俗网剧。除了演员的发挥。《我爱我家》在最初的文本阶段就是梁左将多年在相声创作方面的天赋和经验嫁接到了剧中的对白当中,塑造了一个个鲜明的角色和有趣的故事。

  在互联网时代的当下,全民的文创能力早已降到了及格线之下,段子越来越多,作品越来越少,其实好的素材并没有消失,只是创作者失去了加工的能力。《大圣归来》的故事没有太多新意,但是加上了动作游戏中QTE般华丽的高速战斗之后,这个作品的观赏性就得到了大幅提升。目前国内二次元的文创主要还是停留在同人的阶段,也就是“段子”有的是,却没有作为“作品”的完整性。文创实力的低迷在未来肯定还会继续困扰二次元产业的进一步升级,难道我们的二次元产业就只能是一个空中楼阁吗?

织梦58广告位
上一篇:浅析Win 10与Xbox One 微软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